“水变油”闹剧终结?青年汽车正式破产

  • 11-18 10:55
  • 启信宝
  • 浏览 14999 次
提及  2  家企业:

【转自36氪  原文链接


11月14日,记者从人民法院网获悉,因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法院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破产程序。

因“水氢发动机”而出名的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其一手打造的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下称“青年汽车”)在上个月正式完成破产程序,近日宣告破产。启信宝显示,青年汽车集团和此次破产的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关系如下。

这并非青年汽车集团麻烦终结。记者查询发现,青年汽车曾向鄂尔多斯、宁夏石嘴山多个地方政府“画大饼”,在地方政府给予政策支持后,青年汽车集团不仅承诺不能落地,反而在一些地方卷走财产。


启信宝显示,目前,青年汽车集团收到的裁判文书多达229份,25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最近的一次在11月13号,执行标的为260553648,而其实控人庞青年,也超过20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对于与杭州青年汽车破产,庞青年未正面回应,仅表示,目前正在专注于“水氢技术”。


今年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发布《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一文,称水氢发动机在南阳市正式下线,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文章引发广泛质疑。有网友认为,这又是一个“水变油”神话。


目前,青年汽车集团也被债权人申请破产,但公司不同意破产,不同意的一个原因是在新能源技术处于领先地位。


青年汽车和庞青年能靠“水氢车”翻身吗?

宣称投入444亿全国建十大基地

公开资料显示,庞青年生于1958年,放过牛、卖过茶,也开过拖拉机。20世纪80年代,曾在家乡办了一家小厂子,生产自行车轮胎。

 公司官网上的庞青年简介


或许是生产自行车轮胎的经历,让庞青年燃起了汽车梦。他曾在公开场合表示:“以前的县委书记只要有辆吉普车就很好,现在就要坐桑塔纳。高档客车的需求肯定越来越大。”


1995年,庞青年、北京北方车辆制造厂、金华经济开发区三方合资成立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然而直到1998年,金华尼奥普兰厂共生产8辆客车,且由于漏风等质量问题,客车卖不掉。


庞青年造车的转折点发生在1998年,金华尼奥普兰与德国尼奥普兰公司合作,引进新技术和新车型。


2001年1月9日,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成立,注册地址位于浙江省金华市工业园,庞青年持股比例为36.15%。


2006年年初,北京为了打造“绿色奥运”,决定分两批购买近800辆“绿色大巴”订单,青年汽车拿下了其中的500辆。这让青年汽车和庞青年声名鹊起。


青年汽车曾一度对外宣称,尼奥普兰系列已经占据了中国豪华客车(单价80万元以上/辆)行业近70%的市场份额。这是青年汽车和庞青年的高光时刻。


在客车领域的成功,刺激了庞青年的进入了汽车全领域的想法。


2004年3月,青年汽车入主负债累累的贵航云雀汽车,获得轿车生产资质,但云雀汽车一直销量低迷。


2006年,庞青年试图与马来西亚宝腾汽车合作,“云雀汽车”更名为“青年莲花”,但并未改变巨亏的现状。2008年中,青年汽车曾经试图收购美国通用旗下子公司萨博,最终遭遇失败。


这一连串失败,并未阻止庞青年进行汽车全品类扩张的热情。2009年,庞青年抛出了一个总额444亿元的投资计划,欲在全国建立10大生产基地,使青年汽车的总产能达到146.3万辆。


记者梳理发现,庞青年合作的地方政府包括济南、连云港、六盘水、鄂尔多斯、杭州萧山、石嘴山、海宁、泰安等,这些地方政府基本上都给予了庞青年资源支持。


其中,2010年6月,青年汽车与宁夏石嘴山市政府接洽,双方签订一个总投资267.09亿元的大项目。该项目建设包括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此外还有变速箱、铁铸件等汽车零部件加工、汽车玻璃等项目。协议显示,双方共同持股国马科技,石嘴山方面还向庞青年配给了煤矿资源。


此外,2011年,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成功并在鄂尔多斯投产为条件,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订协议,投资建厂的同时,由鄂尔多斯市政府配给青年汽车两项分别为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

“水氢车”能拯救庞青年吗?

然而,庞青年雄心勃勃的投资计划,最后却变成了一地鸡毛。


记者查询发现,杭州青年汽车自2014年下半年开始停止生产经营,自2014年5月以来,在杭州萧山区法院涉及执行案件14件未履行,合计执行标的约1.03亿元,其中部分执行案件已因无可供执行的财产而裁定终结执行程序。法院认为,杭州青年汽车未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付款义务,应当认定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已经具备破产原因。


杭州青年汽车已经破产完毕,青年汽车集团还有多远?记者查询发现,目前已经有多位起诉人起诉要求青年汽车集团破产清算。对此,青年汽车集团坚不同意。


记者获取的一份文件显示,青年汽车集团不同意破产的原因主要包括:资产负债表显示青年集团2018年期末资产1582548182.35元,负债735029818.01元,资产超过负债,不构成法律规定的破产条件。


青年集团的债务重组工作已经启动。2019年1月5日,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与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签订了《化解青年汽车债务危机和推进青年汽车重组专题会议纪要》,两地政府携手推进青年集团的重组工作。


2019年5月6日,青年集团与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债务重组协议书》,债务重组工作正按协议进行。重组计划经过充分论证,对重组后公司的股权结构、债务的剥离及偿还、资金的落实等均有明确约定,解决的方法和步骤切实可行,并有三地政府的支持及监管,重组计划的实现指日可待。


青年汽车认为,破产程序不利于包括债权人利益最大化。如进入破产程序,青年集团将丧失全部汽车生产资质,导致企业价值急剧减损。根据重组计划的相关协议,破产程序将导致正在进行的重组计划失败,不利于维护其他债权人利益。


此外,青年集团在行业内有领先地位,具备营运价值且仍在营运。青年集团是全国三家拥有全套客车、卡车、轿车生产资质的企业之一,也浙江省唯一一家。


其中客车项目拥有尼奥普兰平台整车、驱动和前桥三大核心技术,是16项行业标准的参与者,是国内唯一通过欧盟正常标准认证的重卡企业。在新能源汽车技术研发及布局方面,也是一直走在全国前列。正是上述优势,使得青年集团近年来尽管困难重重,但仍能从事经营,具备运营价值。


青年汽车集团引以为“救命稻草”的新能源技术到底是什么?记者查询发现,2017年8月21日,青年汽车在浙江金华总部发布了首辆水氢燃料车。


靠着该技术,2018年9月,青年汽车与南阳市人民政府达成项目合作框架协议,两个月后,南阳市邓州市政府与青年汽车集团签订了双方氢能源汽车项目合作框架协议。项目总投资83.16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利税超百亿,可增加1000多个就业岗位。


2019年5月23日,河南南阳市委机关报《南阳日报》头版发布“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新闻,同时该新闻还登上了当晚播出的《南阳新闻联播》。


据介绍,该车不用加注任何燃料也不用充电,唯一的消耗就是水,不但环保节能,续航能力也强,一次加水续航里程能超过500公里。一时全国震惊,不少媒体质疑,是又一起“水变油”骗局。


随后,青年汽车对外解释称,这种汽车之所以能只加水就能开动,其最大秘密在于车内一种特殊催化剂,在这种特殊催化剂的作用下,水轻松转换成氢气,再输入氢燃料反应堆,即氢燃料电池,产生电能,然后驱动车载电机和引擎,从而使车辆行驶。


青年汽车宣称的新能源技术为公司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今年10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官网发布的《关于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审核情况的公示》(以下简称《公示》)显示,青年汽车获得约1.18亿元的补贴。


同样在工信部官网,记者查询发现,2017年2月,工信部曾针对新能源汽车骗补企业开出罚单,青年汽车赫然在列。


青年汽车被处罚原因是,金华青年汽车公司2014年销售给上海巴士公交(集团)有限公司245辆新能源汽车,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与《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不一致。


青年汽车集团想要再获得大笔新能源补贴已不现实。今年6月,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减少,导致国内新能源汽车在7月首次出现负增长,9月更是大降34.2%。


或许,“水氢车”已是庞青年最后的救命稻草,只是,这根稻草能救命吗?


【图文转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企业
庞青年
法定代表人
32588 万人民币
注册资金
2008-06-19
成立日期
庞青年
法定代表人
10000 万人民币
注册资金
2001-01-09
成立日期